比如路灯看看很简单
2020-06-18 02:0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发现有个消防栓挡在盲道上,网格监督员温许虎停下了脚步,打开手中的“城管通终端”,精确定位后将照片上传。片刻之后,信息传到网格化中心平台,进入后台受理程序。

职能部门之间的壁垒一旦破除,条块联动变得顺畅。定西路710弄沿弄有多个小区,许多车主在弄堂北侧停车,人车争道混行,消防、急救车也开不进来。居民多次走访皆无果。为此,联动中心主动搭建平台商议对策。

由街道党工委协调区交警部门,创新设立“绿岛”,即在确保消防、急救车能够通行的前提下,在弄堂北侧距离人行道约1.5米处设置立杆,设西向东单向通行标志。“绿岛”出现后,乱停车等有效缓解,周边居民一致叫好。

这张网还囊括了单位、商家的自我巡查机制,每个单位、每家商店被要求扫好“门前雪”,市容环境卫生各自包干。碰到问题,网格化管理与大门责制一起发力、协同处置,城区综合管理织就了一张立体网络。

“如果说,监督员像‘眼睛’,那指挥中心就相当于发挥‘大脑’的作用。”叶莹说,传统的城市管理流程中,部门与部门之间很少交流沟通,往往造成“有的事情无人管,有的事情多头管”。而采用网格化后,各个公共部门和执法主体都被纳入到信息系统中,可以实现各个层面的实时沟通和信息共享,由指挥中心从中协调,就避免了“七八顶大盖帽管不了一个破草帽”现象。

窨井盖是长宁区网格化管理中的一个案例。所谓“网格化管理”,即依托统一的数字化城市管理平台,把行政管理区域划分成若干单元网格,派出网格监督员在这些单元网格内巡查,及时发现问题,并通过一套完整流程形成立案督促处置的程序,由相关责任单位在规定期限内解决。

破损或缺失的窨井盖,是城市中隐匿的“马路杀手”。这个小小的井盖牵涉10多个部门,修起来常常找不到主。

张红兵就曾遇到这样的棘手事儿。杨宅路上一处老式公房,部分居民将平改坡坡顶内的共用部位违法搭建成了房间,这一问题牵扯到城管、拆违办、房管等多个部门,派单给任何一个部门都不合适。好在有个“先处置、后协调”“指令谁、谁处置”原则,这样,联动中心可以统一指挥、协调各具体部门处理。于是,联动中心通过联席会议机制,组织各部门对违章搭建进行综合研判。最后,在公安、街道、居委会、物业公司共同参与下,组织人员对违法建筑进行强制拆除。

“对群租等顽症,事后处理总显得被动。我们尝试从网格数据的汇总分析中作出‘预判’,将问题控制于萌芽状态。”张红兵说,联动中心将实有人口变动信息与小区分布的地理位置,和监督员、居民反映的群租情况进行关联,尝试摸索群租发生的地理空间、时间节点上的规律,以寻找相应对策,并通过建立数据间的联系,做到即时发现、介入、疏导、整改和跟踪。

80多平方米的房子住了10多个人,电线扯得像蜘蛛网,番禺路222弄的这处群租扰民已久。新华街道联动中心牵头房管办、综治办及派出所等部门,通过疏堵结合将其整治。可是,不断有新的群租客冒出,让职能部门疲于应战。

在实践中,长宁网格化不仅拓展了网格事件范围,还与热线电话等连线,形成区域社会管理联动中心,一个社会管理的“大数据”正在形成。

按照本市标准,网格化覆盖88项部件小类、32项事件小类。但随着新隐患不断冒出,旧的网格标准显然不够用。于是,长宁区在此基础上做加法,不断拓展事件范围,还把全区54个城市管理网格与对应街镇的社区管理网格无缝衔接,网格化管理很快从街面、公共设施向地下空间、小区居民私人设施覆盖。

不仅联动中心跨前一步,各职能部门的作风也为之一新。张红兵用“封闭”与“开放”点出前后的差距:以前,管理部门处理问题时,很多事都“捂在内部”,做好做坏由自己来评价;现在,这个平台是开放的,每个环节都是透明的,任何一个管理部门发现问题后,处理没着落或拖拉延迟处理,网上都有精确的记录,处理结果都有章可循。“所有信息都晒在了平台上,这样,管理部门就有了危机感,工作效率大大提升。”

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、诉求汇集到联动平台,联动中心开始“举一反三”,将问题发现、解决在老百姓开口之前。天山路600弄弄口竖着一块某留学vip中心的“山寨路牌”,路牌下方是地址和咨询电话,曾有居民错把山寨路牌误当成官方引导,走错了路。网格中心接到办理单后,立即启动处置程序。但这绝非个案,事后,网格中心组织监督员进行全区范围专项排摸,发现了276件山寨路牌,由区市政市容联席办牵头推进整治。

光是网格监督员“主动”发现问题还不够,市民热线962347也被纳入联动平台。去年,区联动中心将50个热线电话统一成一个,对外统一受理。当市层面的“12345”热线开通后,962347与其充分对接。“主动发现加上被动发现,这就犹如一张疏而不漏的大网,将城市中的疑难杂症一网打尽。”区社会管理联动中心主任张红兵说。

对这块难啃的硬骨,长宁区将之纳入了“网格化管理”。对留有字样的井盖,派单到相应部门处置;字样模糊或井盖丢失了,网格监督员通过地下管道的线缆来辨别;碰到无人认领的井盖,网格中心会把所涉部门都请过来,召开现场协调会,由专业部门现场逐一排查……几轮排摸后,就构建起一个动态数据库,将窨井盖管理得井然有序。

安化路上一盏路灯坏了,一到夜里,通向居民区的那条小径上一片漆黑。接到这信息时,联动中心一时犯了难:这盏路灯可能属于公建配套,可能是街道装的,还有可能是小区自装的。

对所负责的这块网格,温许虎每天都会巡查三四圈,哪里的路面破损了,哪个空调外机的支架松了,他能很快察觉。“网格化管理要求不出现缝隙和空白,可我纵有一双千里眼,依然有疏漏的盲点。”温许虎记得,有一次,江苏路上一居民区的地下车库内消防设施受了损,差点酿成火灾。早前他曾听居民说起过,可这类事件不属网格范围,也就忽略了。

“通过‘网格’,发现问题容易,难的是派单。”区社会管理联动中心副主任叶莹告诉记者,网格化处理分为“发现上报、受理、立案、派遣、处置、核查、结案”七个环节,其中“派遣”这一环节最具挑战。比如“路灯”看看很简单,如果分辨不清是谁家的灯,就不知派到何部门;而比“路灯”更难协调的是,有些事件牵涉多个部门,单单派给一两个部门无济于事,派得不对还会“弹”回来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8h9.cn辽宁省抚顺市梢钠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- www.t8h9.cn版权所有